发新话题
打印

天津市南开区法院纵容肇事分子迫害受害人十余年未果

天津市南开区法院纵容肇事分子迫害受害人十余年未果

2007年8月6日晚九点多我们儿子徐哲在刚下班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被杨仲华持假证(在湖北老家用2300元钱找朋友段平买的假驾驶证)驾驶车主王冰的津AE6196号上海帕萨特牌家用小汽车在闹市区(黄河道与向阳路交口)飙车并且超限速1倍以上到路口不知减速,直接撞上我儿子徐哲,当时他大灯一照我们儿子都看不见什么了,被车撞出很远。经多次手术才挽回生命造成一个8级伤残,一个9级伤残,三个10级伤残,造成智力三级和精神二级残疾至今不能工作、学习和生活自理。
回顾被撞至今已是十余年,但至今没有得到赔偿结果,被告们都逍遥法外,造成这种情况的结果都是南开区人民法院和刑庭和朱颖法官的一手造成的公诉案的结果。
首先:朱颖法官以刑事公诉案件为由不许我们阅卷和复印材料,拉拢我方全权代理律师:刘继业,使其在07年10月23日周二开庭前的(周一)晚九点多通知我们不能上庭,转让他所杨玉立律师上庭,其在庭上可想而知,根本就不为原告举证,我们两口子也无权发言。并且被害人还在住院期间,公诉庭成了被告的三位律师和朱颖法官的一言堂。庭上根本没有辩论、没有证词、证言、没有质证、更没有调查研究。原告更没有发言权。这样的公诉案开庭促使07年11月1日就出现了:(2007)南刑初字第47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原告方自始至终认为此判决书缺乏调查研究和不符合司法程序、严重的朱颖法官一言堂公诉庭导致至今得不到赔偿和结案。
其次,朱颖法官需要我们上交的病历报告中明确写着孩子的工作单位和要求从2007年8月7日~2007年10月19日止75天的误工费1890元,被朱颖法官判为“无职业”和不予采纳。“被撞”判为“相撞”。用假证明:判杨仲华拨打“120”报警电话对被害人徐哲施救,少判半年徒刑。原告有证据证明“120”不是杨仲华打的。刑庭及朱颖法官漏罪、漏判责任者段平。杨仲华并没有数罪并罚。使被告王冰成为不负民事赔偿责任的肇事车主,从而肇事车挂靠单位负责人刘瑞平、太平洋保险公司、人民财产保险公司都逃避了赔偿责任,只判两外地人杨仲华(湖北)和郑正(安徽)负责赔偿,为他俩逃避赔偿奠定了基础。他们说:“二被执行人开回死亡证明书后可以结案了,申请强制执行人也是得不到赔偿的。”我们决不能让此阴谋得逞。
第三:明明是我们要求的两人特护9585元,被判成一人一般护理费:6601.70元,我们要求的62480.94元被无理由判成55793.5元,然后又把抢救时被告给的6200元给扣了回去,实际是49600元。在此期间,07年11月14日刚刚发下来的判决,在原告未知情的情况下,南开区人民法院、刑庭、朱颖法官已经给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南开支队去函(有证据、有公章)让其放行了肇事车,违反了司法程序、失职渎职、弄虚作假。这辆车还在公安交通队保全扣押当中从法律规定上是不该放“肇事车”的,也没有任何理由和不能用任何借口放掉没有结案的“肇事车”。当时更没有任何抵押任何担保。曹守城法官在执行中传到了郑正:其供诉关于“肇事车”车辆拿走抵债,使真车主王冰违法:阴阳价6万元迅速将“肇事车”卖掉(有证据)。因此情况混乱了“肇事车”是唯一可控的标的物。可是执行财产被转移。首先是法院和刑庭和朱颖对犯罪肇事者杨仲华处以刑罚范围内行使的权力,为什么又超出了职权范围滥用职权。案件刚刚开始后续大量民事赔偿等待资金包括这辆“肇事车”。这种违反司法程序、违法违纪、枉法裁判、失职渎职行为为肇事犯罪分子打开绿色保护伞。
使我们陷入艰难困苦的生活。因交通事故公诉判决不公导致雪上加霜,靠借款为被害人治病,因判决不公导致家庭贫困,因得不到赔偿长达十余年之久,因祸致贫!因判致贫!
被判为“不负民事赔偿责任”的实际车主王冰将车弄走卖掉,以阴阳价6万元卖掉了未结案的肇事车,又使太保、人保被转投(有证据)。肇事车挂靠单位负责人刘瑞平突然吊销了营业执照(有证据),郑正也与安徽老家爱人离婚了财产全部给了对方,扬仲华少判半年,又在服刑22个月时提前8个月被放走了,等我们儿子转年修补颅骨治疗出院后再行起诉时被告全部销声匿迹。
(2009)南民初字第1413号判决开庭前无被告出现,原告又交律师费、诉讼费、公告费如石沉大海,结果可想而知!强制执行就是幻想!
第四:我们提出的法院、刑庭、朱颖法官错误的行为都是有证据的,朱颖法官自导自演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例如:“郑正是车主”请问依据什么?判决书中判的郑正出资借用王冰身份证所购买”,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不符合逻辑的事。据杨仲华交待:他与王冰郑正经常开车去联系装修业务,开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并且与王冰他们非常熟悉(有交通队问讯笔录为证)。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肇事车”有全险,这一实际情况却被朱颖法官故意捏造歪曲事实情况,把实际对受害人有利证据熟视无睹,诡计多端的为侵权人逃避法律制裁掩盖过去了。再有:朱颖法官明明知道原告提交的截止2007年10月19日止的经济损失,还故意放走肇事车是何居心?可是杨仲华交待的很清楚不能本末倒置。“杨仲华从郑正处借用了肇事车辆”的说法是暗室亏心的。判决书上写明“应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解决。”与放肇事车是很矛盾的。这种目无法纪的违法处置肇事案做了结。是不公正的,以致十余年未结案,给被害人家属造成终身损失不合理不合法的。肇事人都无影无踪,应付公诉案刑事附带民事责任的是南开区人民法院、刑庭、朱颖法官。赔偿责任的相关单位人员却被南开法院朱颖法官待肇事犯罪分子如亲生爹妈般逃避法律责任,只因是被告说了有钱给法院也不给你们了。
第五:朱颖法官判决的“郑正在肇事车辆的价值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然后在原告不知情和还没有领到赔偿款的情况下,就被南开区人民法院、刑庭和朱颖法官去函放了肇事车。使人、车全无。请问还怎么评估肇事车呢?肇事车辆的价值又在哪呢?依据王冰的“一车一票”购车价为244000元,车型库价是266200元,车险理赔是6万元,商业险理赔是5万元。依据:冤、假、错案终身追责的原则,我们要求南开区人民法院、刑庭和朱颖法官理赔十一年的经济损失,公平改正公诉案。

第六:公诉案判决书上所注的两位被告的家庭住址是不存在的当时我们去朱颖法官提供的对方被告的实际居住地址查找,地址不存在。这么严重的伤害原告给我们全家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对方不但从未致歉过,甚至开庭时对方被告竟然无故不到庭,这是严重的蔑视原告的生命权,还联合法院不依法履行赔偿责任和义务,致使以原告及听闻此事有正义感的人愤慨。让所有人觉得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能做出如此违法行径,注定是与侵权人有亲属或金钱的利益关系,以致南开区人民法院无视受害人所受到的严重的健康和财产侵害时而全心全意的去维护侵权人的利益。让我们在此案中未感受到任何的法律公平和阳光请各级接访有关部门领导明察,让法律的公平正义真正的实现。
(2010)南民初字第2660号民事判决书:我们被害人一家三口因本案上访后,南开区法院信访接待人员要求我们重新提起诉讼,我们把被告杨仲华、郑正、王冰、和两保险公司列入被告,并交了律师费公告费等,看病票据等证据,等待改判。但一年后的2011年6月12日徐学武审判长给(2010)南民初字第2660号零判决,所有医疗费票据都压在案件里了,又给我们造成巨大损失,我们要求改正。
我们要求严肃处理南开区人民法院及刑庭(公诉)和朱颖法官,渎职失职、枉法裁判、弄虚作假的不公法律判决。
申请强制执行人请求领导:先将杨仲华、郑正拘留。其没赔偿数额也够七年徒刑的了,并且判决追加真正车主王冰和两家保险公司以及肇事车挂靠单位负责人刘瑞平(都是天津本地的)和湖北的杨仲华朋友段平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责任。
我们一家因肇事者和不公的法律判决把我们害的负债累累,身体和心灵倍受摧残,把我们推入无底深渊。我们遵纪守法遭遇如此天塌事件,受到如此不公、不合法的判决,如同层层雾霾笼罩着受害人家属,恳请各级领导能为我们主持正义,还受害人一片光明天地,让被害人血不在滴,心不在痛,请为我们做主,严惩违法者,大恩没齿难忘。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