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杜广纯案历经上百诉讼程序拖案害民比腐败更可怕

杜广纯案历经上百诉讼程序拖案害民比腐败更可怕

杜广纯案上百程序大总结:大家看看,拖案害民的手段到骇人听闻的程度!法律程序七十二变,停止24年侵权犯罪比登天还难,比腐败更可怕!

此案农民被冒名顶替上学并当上警.察23年至今,1995年秋许庆锋冒领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上学并办理了我的身份证,派出所户籍警崔广.松是许亲戚,强行收缴我家户口本……具体情节安徽电视台、安徽日报、合肥电视台都报道过,篇幅太长这里不再重复,详情请搜索“杜广纯案”。2004年正式行政诉讼到安徽省长丰县法院,虽然被告们承认一部分事实,但是法院没有停止侵权犯罪行为、没有恢复我户籍身份证,于是我不服糊涂判决上诉到合肥中院,结果合肥中院的终审判决比一审还要糟糕十倍:不仅没有恢复我真实户口、身份和注销假杜广纯户籍,反而判决假杜广纯变成许庆锋,公开允许冒名顶替人有两个户口。于是来到合肥市检察院申请抗诉,最终没有立案(不久在合肥市检察院的刑事控告立案了,我向民行抗诉科索要不抗诉意见答复函,继续往上申诉……)、!2005年9月9日申诉到省检院:立案登记后3个月把已经盖了章的申诉状原件退回,2005年11月11日申诉到省人.大,一年不给我答复,咨询电话打了数百次……2006年底申诉到全国人.大,全国人大信.访办将案件数次交安徽省人大办理,但是省人大就是不动,全国人大信访办被迫2007年10月将案件报告专门委员会、又报告给委员长会议决定:将案件交中央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处理,2007年11月11日案件转到安徽省联席会议办公室,经过省人大上层,省公检法、信访办等相关部门处理决定将案件交省政法委以非正常案件处理,因为案件正常申诉、抗诉程序被省检.察院、省人大堵死了。省政法委于是派合肥政法委和县政法委到我家调查情况,2008年11月11日省政法委告诉我案件转到省高级法院了,也就是转成正常案件了,5个月后我问省高级法院啥时候开庭,省法院说明天给你答复,到北京汇报工作去了。因为案件是中央受理交办,省里的审理终结报告要报给中央联席会议审查,如果问题严重还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果然,2009年4月案件被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反渎职侵权专项工作报告议题交最高检法重新办理,省法院审判情况书面报告被扣。大家可以想象有多么严重,涉及官员有多少? 最高法、最高检察院调查处理3年将冒名顶替案刑事部分事实查清,审判情况报告经过人大决议通过,2012年4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闭幕后十多家网络媒体对杜广纯案有特意报道……


2012年4月底以后最高法检用查清的冒名顶替案刑事案来推翻申诉到全国人.大的行政案终审判决,经过人代会决议通过,2013年4月底案件应该开庭平反……最高法院院长在2013年4月在媒体上声称要亲自参与审判一些案件应该可以说明案件平反条件成熟……
此次案件没能及时开庭平反可以说是权利干扰司法,案件完全符合启动条件,及时开庭判决停止侵权、犯罪后再去追究相关人员枉法裁判、刑事枉法追诉责任是妥当的,这是冤案平反基本规则,然而为了拖案得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案件出现了重大转折:把冒名顶替刑事案和申诉到全国人大的行政案搁置下来,继续追责枉法裁判、刑事枉法追诉案。
2015年7月底合肥市原检察院院长满铭安自缢……

2015年12月前后,追究枉法裁判人员案处理结束,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三个部门一把手20日内相继到安徽调研……(这应该是又一次想启动开庭审判暗示,结果被权利干扰再次作罢。可能是舍车保帅的原因。)
2016年4月21日习.总和总理就信.访工作作出指示、批示:要求避免把小问题拖成大问题,避免把小矛盾演变成信访突出问题;要认真处理好群众合理、合法的诉求……。(这应该是一种程序暗示:把杜广纯案无休止的非正常信.访程序终结,让此案正式进入司法审判程序。)


2016年4月底冒名顶替刑事案由最高检进行审查起诉,2016年6月13日第70次委员长会议上就第二十一次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这应该是一种程序暗示)
经过最高法2个月左右审理结束,判决书交纪委审理决定,2016年12月12日84次委员长会议上就二十五此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

2016年12月后行政申诉案进入再审程序,六个月时间包括立案、审理,2017年6月审理程序中止(诉讼过程中涉及刑事案且与本案因果关联)。

2017年6月13日委员长会议上就二十八次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2017年6月底追究相关人员枉法裁判、刑事枉法追诉案由最高检审查起诉,8月18日委员长会议上就二十九次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
2017年10月追究枉法裁判刑事案审理结束,10月16日委员长会议上就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审理书面报告交纪委决定……

2017年12月14日委员长会议就31次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决定将冒名顶替案刑事部分移送最高检审查起诉,不是前面已经起诉过了吗?这里可能是定罪与量刑分离,让我都赶上了!再审一遍……

2018年2月11日委员长会议就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决定向最高法提起公诉量刑。

2018年4月17日委员长会议就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将刑事枉法追诉案、民行枉法裁判案交最高检移送审查起诉。

2018年6月11日委员长会议就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决定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量刑。


2018年8月17日委员长会议就常委会有关议题进行汇报:决定将中止诉讼的行政申诉案恢复诉讼程序,将相关处分、量刑事实写进行政判决……

没完没了的诉讼程序,可以说这是算快的了,随便再拖延又可以再增加一倍期限,程序可以无限繁衍,拖案害民是最可怕的司法腐败之一,让相信法律的人在案件中丝毫感受不到公平正义的温度……违背依法治国、以德治国的治国理政思想,不得民心……
发新话题